Age of Bug

写给我自己,写给我所看到的网络,写给2007

想来,网络走进生活,其实也没几年,虽说硬盘诞生了50多年了,真正大肆的应用不过10年,回想2006的网络,我只看到浮躁,也许我们浑然不觉,网络一直在改变,因我们改变,也改变我们,也许,我们正在开创网络的未来,也许我们正在毁掉它,也因为对未来,对现状,对网络的一切,都还未知,所以我们浮躁,话说2002-2004,很多人说,那是中国网络的低谷,一个新词被造了出来,网络泡沫,看看现在,现在每天倒下去的,也许比那时还要多几倍

比喻一下,那时,网络正在转向热恋,而初次争吵,有些让人不知所措,而现在,也许正是热恋时,吵吵闹闹分分合合,未来,到底是什么,谁也不清楚,正因为谁也不清楚,网络在浮躁,各种传统的出名方式,赚钱方式,得到认同的方式在网络上换了包装重新演绎,网络是全新的方式,我们不断尝试过去已知的和刚才脑子里闪过的表达自己的方法,不用在意历史的教训,因为网络是全新的,我们有全新的方式擦掉我们在网络上的过去,有全新的方式让人第二次认识你

网络实在太大了,以至于像旅行一样,我们一定有一辈子没去过的一个小镇或者一个网站,但网络的距离又太短,让我们觉得信息总是触手可得,也因此,一些人开始习惯伸手去要东西,因为网络让人太触手可及,以至于一部分人,忘记了那些触手可及,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,也忘记了基本的索取方式,各取所需的交换原则,社会经过几千几万年,已不再原始,即使我们一直在重复着原始的活动,但包装已经非常精致了,但网络还好年轻好年轻,这让我们可以看到最原始的不加掩饰的人性本质,贪婪

国家元首讲话,可以很轻松说,国家就是人民,人民代表国家,但网络可以让我们不绕这个虚假的圈子,网络就是利益群体的一张网,当利益不平均,就会有一个区域把一些东西从网络里漏掉,网络的浮躁,也源自网络从内在到表面都近乎原始的样子,这让我们可以肆无忌惮,突然,我们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可以自己为它命名

前些天新闻说,time上的年度人物是you,的确,you在改变自己和网络,以及越来越深的,渗透式的慢慢改变着社会,人的一生从赤裸的降生,到不带走任何东西的离开,我们可以在前人身上发现什么叫原点,但人类社会还没有办法找到这个原点,我们一直在一根不断向前的线上,我们仅仅是一个线头,我们和其他人一起,拧成这股线,一路向前编制着历史,网络的原始,让我们对我们是在开创新时代的感觉更加强烈,是的,只要你活在现在,我们每个人,就一定是线头,而不是编制了几千年的其中一个不起眼的一段

网络让一部分网民,有足够的优越感,是的,我们在网络上,我们在开创一个新的交流;交互;编制历史的新方法,我们在网络上,是在社会的最前端,编制着前人不可及的,无法想象的,超脱自然的新历史,在这里,我们是世界的主宰,你的任何想法都有可能为历史带来方向,这优越感不好吗? 不,只是,这优越感让我们太容易迷失方向,这里没有定律,我们需要开创一切,所以,请你少一些浮躁,多一些理性,请你为你,为未来作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你的一切,将写进新历史